"

欧冠竞猜买球官网-欧冠网上买球官网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,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,欧冠竞猜买球官网-欧冠网上买球官网更有真人、彩票、电子老虎机、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,欧冠竞猜买球官网-欧冠网上买球官网让您尽享娱乐、赛事投注等,且无后顾之忧!

"
首頁 > 《沙僧西行日記》——作者:火ヘ羽毛 類別:動漫同人 [全本]

《沙僧西行日記》——作者:火ヘ羽毛 類別:動漫同人 [全本]

互聯網 2021-04-11 22:59:31
西行日記六節西行元年 11月1日 天氣:晴 佛主今天就要回西天了。 師父對佛主說:“可不可以讓我們也一道前往,我們這樣純屬浪費時間。” 佛主說:“NO DOOR!”師父說:“a_?什么意思,佛經真言?”白龍馬說:“笨蛋,是沒門~” 師父說:“^^那可否賜予我們一西天的金玉良言?” 佛主拿出了根苦瓜給師父說:“你將這苦瓜泡到每一條你到過的聖水,把祭每一座你到過的寺廟。七天之後這苦瓜任你處置。a_@” 觀音姐姐走時都不忘記給師父拋眉眼說悄悄話:“~^人家在西天那等你哦!” 看師父那神情真是飛到到天上去了。 佛主搭上自己的專機走了,還給師父扔下句話:“到西天後,你的工資可以提高10倍!” 這個誘惑足可使師父奮勇西行,幾個乖徒弟和一匹馬跟著受苦。※※※※※ 西行元年 11月3日 天氣:晴 佛主前腳剛剛走今天我們就得到一個讓人非常郁悶的消息:u_@今天布什連任成功的消息傳出后,據聞還花了一大筆錢拉籠國會議員才險勝的!國際石油價格猛漲,目前已接近每桶51美元。布什就得勝沒幾秒鐘就國際石油價格上漲了撒,看來猴哥的那跟斗云是用不起了哪,這價格上漲了猴哥哪有那么銀子來啊?但俺又得知,原油經銷商們分析稱,布什獲勝可能促使美國燃油的需求量大增,同時由于布什政府在中東采取強硬外交政策,中東地區石油運輸的安全問題將引起人們更多的擔心,這些因素的作用加在一起,造成了國際石油價格猛漲。這都什么玩藝哦?a_?分析還說什麼什成功連任之后,盡管石油價格過高,但他仍然可能會繼續增加美國的緊急石油儲備數量。另外,布什將可能繼續對中東采取強硬政策,尤其是對歐佩克的第二大石油生產商伊朗采取高壓政策。你們看看這美帝國主義就專門欺凌窮國啊!:)以上純屬他人觀點~不關我的事啊~不要找我麻煩呃!※※※※※ 西行元年 11月8日 天氣:晴 叢林的深處有一座破廟不為香客關注。 走入廟堂我們發現這兒香火一點都不旺。師父問了問方丈:“a_?為什麼會是這般光景?” 只聽老和尚歎氣道:“最近國內通貨膨脹,物價上漲,香火價格猛漲100倍之多,試問有誰花得起這個錢。由於這個原因,我廟的財政基金已經虧空,徒弟們的福利費都欠了好幾個月了。*o*” 師父慷慨解囊,拿出張銀行支票給老方丈說:“這裏有10萬你笑納!” 老方丈推著師父的手不肯要,而手卻死死攥攥那支票:“這怎麼能要呢?” 師父說:“大家都是佛主屋簷下混飯吃的,有什麼不好意的呢!再說這錢是我從佛主那贏來的。” 老和尚也夠吝嗇的,師父給了他10萬,請我們吃的晚飯連片肉絲都沒有。 飯後。猴哥無聊的說:“看老師父已經一大把年紀了,在佛門中鐵定摸泥混打多年,想必要相當豐富多彩的經驗閱歷,可否說來一聽?^^” 老和尚捊著鬍子說:“這個當然,我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還多(呿,也不看看猴哥是誰?)。我就給你們講個故事陶冶陶冶你們的情操吧。-o-” 老和尚說:“從前有一座山,山裏有一座廟,廟裏住著一個老和尚和一個小和尚。一天老和尚給小和尚講了個故事:‘從前有一座山,山裏有一座廟,廟裏住著一個老和尚和一個小和尚。一天老和尚給小和尚講了個故事:‘從前有一座山,山裏有一座廟,廟裏住著一個老和尚和一個小和尚。一天老和尚給小和尚講了個故事:‘從前有…………”真無聊! 豬哥嚷道:“^┬_┬^你他媽有完沒完啊,什麼鳥故事!!垃圾!老子要困覺了,不要吵!” ※※※※※ 西行元年 11月8日 天氣:晴 師父按照如來的指示,把苦瓜泡了聖水祭了菩薩。 如來到底玩什麼暗暗呢?a_? 今晚把苦瓜拿去燉肉湯了。嘗了口湯,挺香的,不苦嘛。又嘗了口苦瓜,丫的,v_Q還是那麼苦,師父非常浪費的把苦瓜給吐掉了。 猴哥說:“傻斃!苦瓜就是苦瓜,難道會變甜瓜?U_@” 師父說:“多謝悟空提醒。佛主的意思是,沒有路途跋涉的艱辛,怎能有到達西天的舒適。” 師父到底是佛大本科生,說話這麼有玄機。 ※※※※※ 西行元年11月11日天氣:晴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光棍節。我們五個光棍放了一天的假(含白龍馬)。 ^^色豬特別到了紅燈區放縱了一下,英俊瀟灑的師父和全身金絲的猴哥也不知跑到哪去了,大概是又到哪兒與漂亮MM見面了。 鬱悶啊,u_a只剩下我和白龍馬兩個光棍在這呆子一樣沒事幹。我和白龍馬沒事就到街上隨便走走。 突然一條圍巾的影子映入我的眼簾,那是多麼熟悉的一條圍巾,跟小薇看中的那條簡直同一個模子。但我與小薇已經分隔兩地,買上這條圍巾給她寄去不知道她是高興還是悲傷?~/~ 圍巾終於寄出,我的一顆懸著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來了。 今晚我抱著吉他哼唱著:“有一個美麗的小女孩,她的名字叫作小薇。她有雙溫柔的眼睛,她悄悄偷走我的心,小薇啊!你可知道我多愛你我要帶你飛到天上去,看那星星多美麗摘下一顆親手送給你……娘子娘子卻依舊每日折一枝楊柳,你在那里在小村外的溪邊河口默默等著我,娘子依舊每日折一枝楊柳,你在那里在小村外的溪邊默默等待,娘子……” “咱們的沙師弟也會有想MM的時候,俺老孫還當你不懂人事呢,看來我這火眼金星是花了!”猴哥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在我身旁坐下,白龍馬也太沒義氣,有人回來也不通知一聲,害我尷尬不已。 我紅著臉說:“.。oO大師兄我……”我皮膚這麼黑紅了臉他也看不出來。 豬哥這時也突然出現:“想MM是不,跟著我老豬混,保你有的是……” 啊,好好的一個夢就讓這兩個該死的給打擾了。 ※※※※※ 西行元年11月12日天氣:晴 今天一大早,老豬就在那唉聲歎氣:“丫丫的,下身好癢哪!v_V” 師父說:“無能,昨天是不是到紅燈區找雞了?” 豬哥臉也不紅的說:“是哪,怎麼師父也去了?a_@” 師父說:“可能嗎?我風度翩翩,MM來找我的都多的是,何必要到那種地方。八戒我看你八成是染上梅毒了!” 猴哥說:“傻屌還不到醫院檢查一下?遲去了小心你下身的零件報銷。” 豬哥超級緊張,硬是拉上我陪他去。他拉上我就往一間發廊直沖。~-~我暈,還要去這地方,把我也給拖下水,我可是黃花大閨男一個,怎能失身於此。但我怎麼也跑不了,大力豬已經把強行推進去,我硬著頭皮坐了下來。 豬哥對小姐說:“替他染發。”我很意外豬哥也拉我下水,o_q原來沒的事。 小姐看了看我的光頭說:“就這鳥蛋頭怎麼染啊,一根毛毛都沒有。” 豬哥嚷道:“頭髮是不是長在頭上的啊?” 那小姐說:“是啊,難道會長在###。”髒話兒童不宜。 豬哥指了指我的眉毛與鬍子:“這難道不是。”想不到的謬論還挺有道理的。 我的眉毛與鬍子被染成了雪白色,從此我在西行團就以一個“得道高僧”模樣出現了。^-^原來豬哥上醫院還害羞呢,把我搞成這模樣是要我沖當一回他老爸。 我們趕往了市人民醫院,^^醫生替我“兒子”進行了相關檢查,得出最後結果,皮膚過敏。 豬哥見沒什麼大礙,又唉聲歎氣:“早知就不要花這冤枉錢了。” 回到西行團中,我終於想到豬哥下身過敏的原因了,我說:“二師兄,不好意思哦,我昨天不小心把你的內被掉到了洗碗水裏忘記給洗了,所以才導致你……” 正在吃飯的師父與猴哥聽到我說的話後一陣狂吐,~-~甚至把昨天吃下去的都給吐了出來。^-^ ※※※※※ 西行元年11月19日天氣:晴 今天心情好好。 我盡興哼唱著剛剛靈感突來創作有曲子:“so la do re mi re mi re,re mi do re mi so la so ,re so so so la la si la do……” 沒有音樂細胞的猴哥聽後也誇讚說:“好曲子,^^沙師弟什麼發表這首曲子?” 我說:“不發表的,這是給我心愛的那個他創作的,只有她才能聽的。” 豬哥聽後說:“亞們不是已經聽了,^o^呵呵。” 我說:“我沒將整首曲子哼完好不好?” 豬哥說:“咱們的沙師弟還是處男咧!那天你剛來西行時俺老豬看見有個漂亮MM在小村外的溪邊河口送你,是不是你的初戀情人啊?”原來師兄他們早就發現這秘密了。 師父這時說:“悟淨能不能也為我那MM創作一曲。a_?” 我推託說:“我是業餘創作者,不是專業人員?” 猴哥說:“沙師弟真傻,有稿酬的呢!” 最近我的手頭剛好緊缺,就說:“這樣可以考慮。”-o- ※※※※※ 西行元年11月23日天氣:晴 一路上猴哥他們呀哎呀的唱著:“團結就是力量,這力量是金,這力量是銀,比金還硬,比銀還強,向著西天前進,讓佛主給我們加薪,向著明天,向著Money!” 最近他們的心情相當好,我也被感化了。^^我就為西行團重新創作了一首主題歌詞: 我們都在不斷趕路 事事不可能都風雨無阻 既然踏出腳步就不要停住 生活難免會有難處, 我們不要輕易認輸 現實過于殘酷,我們一定要承受住 不要感到無助, 過于痛苦 漫漫人生路, 不要感到迷途, 感到孤獨 既然有付出就會有幫助 不要因為偶爾的滿足就輕易結束 還有很長旅途等著我們去征服 ,心中不籠罩茫茫迷霧 不要放慢腳步, 向挫折屈服, 不要過于自負 結果帶來只會更殘酷 ,犯錯誤, 要懂得悔悟 不要失足表情不要麻木 我們不要輕易認輸還要繼續走路

[此貼子已經被作者于2005-6-6 13:51:09編輯過]

免責聲明:非本網注明原創的信息,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;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給站長發送郵件,并提供相關證明(版權證明、身份證正反面、侵權鏈接),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。
欧冠竞猜买球官网-欧冠网上买球官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